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天魔圣剑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天魔圣剑

时间:2018-06-13 一阵金铁交击声后,激斗的两个人各自退了一步,相距五尺,剑尖相对,双方的眼神都是紧紧相吸,同时暗暗在调整自己的呼吸,準备下一次的突击。
  对于暗风来说,叶天龙在剑术上的造诣让他感到十分惊讶,因为他从叶天龙的剑术之中,依稀看到了月之神殿的武技痕迹。据暗风的了解,月之神殿的武技是绝对不向外人传授的,更何况叶天龙还是月之神殿的敌人之一。因此,暗风对于叶天龙的来历不禁生出极大的神秘感。
  「真是好剑!」
  叶天龙望了一眼手中这把由左兰心赠送给的长剑,突然沉声说道。这把由天机族名匠精心打造的长剑,也算是神殿之中上等的武器了,却是无法和暗风手中的细剑相提并论,经过两个人如此激烈的交击,早已是伤痕纍纍,剑身上布满了细细的缺口。
  「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已经暗中调息完成的暗风向叶天龙冷冷的道了一声,身形前探,手中的细剑陡然向上一扬。
  「暗炎爆斩!」
  随着一声低低的吼叫,暗风终于使出了暗黑一族的绝招。经过方纔这一阵的快速攻击,暗风清楚的知道,单单依靠普通的武技,他是无法击败叶天龙的,更不用说要把叶天龙杀死,所以,他只有使出自己平常难得使用的,也是非常消耗力量的大绝招。
  细细的剑身上顿时涌起了一阵黑色的烟雾,旋即在空间发生一连串的爆炸,引发了附近整个空间之中所有暗系物质的连锁反应,以叶天龙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如山的潜劲,有如山洪暴发。
  叶天龙的感觉,是自己身处在一个十分怪异的力场之中,无数的暗系冲击波在挤压、扭曲整个空间,就像自己的週身有无数的利刃呼啸而来,不断要切割、撕扯自己的肉体和精神。
  凶险当头,危机时刻,叶天龙立刻使出了自己十二成的力量,以神御剑,一口气挥出了数十剑。每一剑都和空间中的暗系物质发生激烈的撞击,黑烟流动,爆炸声连绵不断。
  整个空间的压力有愈演愈烈之势,这让叶天龙渐渐难以忍受。这就是暗黑一族大绝招的威力所在,因为「暗炎爆斩」的作用,实际上是引发整个空间中暗系物质的力量去攻击对手。
  暗风出剑引起的爆炸只是一个起点,一个引子,目的就是为了推动暗系物质之间的反应。叶天龙挥剑抵挡冲击波,反而引起了更多暗系物质的冲击波,除非他能够一口气将身边空间里面所有的暗系物质压制住,不然的话,永远是有新的冲击波产生。而叶天龙的实力,还远远没有达到完全压制空间的程度。
  黑色的烟雾越来越浓厚,几乎将叶天龙整个身形都掩盖起来,只有连绵不断的爆炸声从中传出来,间中夹杂着一道道闪掠而过的炽红色剑芒,这是叶天龙出剑抵挡的痕迹。
  一边在急速调息,努力回复由于发招之后所损失的力量,一边注视着叶天龙那边的情况,暗风的嘴角不禁流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他深深知道,像叶天龙这样应付冲击波,很快就会陷入后继乏力的困境之中,当那个时候,也就是叶天龙被空间暗系物质整个吞噬的时刻。
  但是暗风的笑容很快凝结在他的嘴角,因为从前方的黑雾之中,传来了令人感到意外的动静,接着就连脚下所站立的地面都在微微颤抖。
  「这是什么?难道是地震……」
  这样的念头刚刚在暗风的脑海中升起,就连他自己都还没有将其否定之前,从黑雾之中发出了轰隆的一声巨响。接着,黑色的烟雾汹涌激荡,向四下席捲而去。
  「暗黑之波?」
  暗风顿时吓了一跳,原本在自己的催动之下,向叶天龙发动强大攻势的暗黑之波怎么会变成如此混乱,就像是一匹脱缰之马,在整个庭院里面到处冲击,所到之处,枝飞石碎,烟尘飞扬,旋即被吹散。
  「你受死吧!」随着叶天龙的喝叱声,一道飞腾着炽烈火焰的黑色闪电出现在暗风的眼前。
  本能的想出剑去抵挡,可是暗风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细剑居然会变得无比沉重起来,好像这一把暗黑族的远古神兵在惧怕什么东西,那种畏缩不前的感觉通过和主人的心神联繫,十分清晰的传到暗风心中。
  当那道烈焰飞腾的黑色闪电临到身边,就连暗风他自己也感受到了一种无边的压力,这是一种让人情不自禁想俯首屈服,无法也生不出抵挡之心的绝大压力。
  那一瞬间,暗风差一点儿就要整个人屈身迎向黑色的闪电。
  总算暗风的精神力和意志力无比强大,在危难关头,猛的一咬自己的嘴唇,热热的鲜血涌入他的口中,火辣辣的灼痛让他的战意陡然提高。
  在就要被击中的剎那间,暗风的身形左闪后翻,空中连续变向,一口气退出了一丈多远,终于避开了叶天龙满含杀机的全力一击。
  一击不中,叶天龙也没有再行追击,而是停下身形,用一种冷傲的眼神望着脸色变幻不定的暗风。同时,他也在暗中急速运气调息,毕竟方纔的情势实在太过凶险,他差一点儿就要脱力了。
  原来,叶天龙在挡了数十记的暗黑冲击波之后,他的力量在飞速的消逝,而他手中的长剑上更是出现了无数的龟纹裂痕。这是因为暗黑之波本身的力量就十分可怕,再加上暗系的物质自身所具有消蚀一切的属性,更是让叶天龙的力量加倍消耗。
  终于,叶天龙手中的长剑承受不住强大的力量,开始碎裂,在冲击波的撞击和腐蚀之下,剑身越来越小。就在最危急的时刻,叶天龙突然间想起了自己身上那把和自身完全融合在一起的神器。他不禁在心中暗暗大骂自己,居然会变得这么笨起来,把左兰心所赠送的长剑当作牢牢握在手中,当作自己唯一的武器。
  其实,这也难怪。因为一个人在自身遭遇困难的时候,本能的会利用身边自认可靠的武器来保护自己,而左兰心所赠送的长剑,又是叶天龙身边一下子可以拿起来使用的唯一武器,所以,在先入为主的感觉下,叶天龙他就一直在用这把神殿精製的长剑用应付暗风的攻击了。
  这些念头,在叶天龙的心中仅仅是一闪而过,他马上当机立断,将全身的力量凝聚在左兰心所赠送的长剑上,在和暗黑之波发生下一次的撞击之前,他迎着冲击波将这把已经破损的长剑用力射去,同时集中了自己的精神力,召唤出了潜伏在身体里面的那把玄妙的神器。
  方纔的震动和爆炸声,便是叶天龙射出去的长剑和冲击波发生猛烈撞击,破碎成无数细小的颗粒时,所发出的动静。而叶天龙身边的那些暗系物质在受到如此强大的冲击波催动之后,本来应该是会发生更加强烈的爆炸,更加可怕巨大的暗黑之波。
  但是,当叶天龙的手中出现了那把烈焰飞腾的黑色神器之后,周围空间中的暗黑之波好像是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全部朝黑色的剑身上狂涌过来,那种黑色烟气不断消失在黑色长剑之中的模样,就像是黑色长剑化身为长鲸,在张开巨口狂吸狂吞一般。
  不到片刻的功夫,庭院之中被暗风的绝招所催动起来的暗黑之波,已经全部消失在叶天龙手中的那把烈焰飞腾的黑色长剑之中。而这把黑色的长剑,黑得更加令人心悸,那剑身似乎已经变成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只要多看它一眼,就会感觉到自己的视线,自己的心神都要忍不住被吸进去了。
  暗风看了一眼,又忍不住再看了一眼,脸上的神色变得越来越可怕,除了愤怒和狠毒之外,更多还是惊骇,痛苦和绝望。那种心神摇摇欲坠的模样,就算是站在一丈开外的叶天龙,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你到底是怎么啦?」叶天龙等待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开口讥讽道。同时,他的脚步开始往前缓缓移动,準备向暗风发动攻势了。老实说,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当手中握住这把烈焰飞腾的黑色长剑,吸收了周围空间的暗系力量之后,他似乎变得无所畏惧,胸中更是涌起了傲视天下的霸气,在这一刻,甚至没有什么人会在他的眼中,即便是大陆上公认的两大绝世高人王师和风月真君在面前,他也有勇气向他们挑战。
  在无穷无尽的可怕压力之下,暗风本能的退后了一步,现在他的气势可以说已经完全被叶天龙压制住了。
  「这……是……这是……天……魔……圣剑……」先是喃喃的低语,接着暗风几乎是用一种颤抖的声音说道。
  「天魔圣剑……我居然真的……看到了……天魔……圣剑……」说到后面,暗风的声音中带着喜悦、震惊、激动,可以说,现在的暗风,情绪已经複杂到了极点。因为根据暗黑一族世代最机密的预言,也是暗风他认为最神奇的传说,就是在将来的时代中,会有一个手持天魔圣剑的暗黑之主来到人间,带领着暗黑一族成就举世无双的霸业。
  这个惊世的预言就刻在暗黑之洞最深处的石壁之上,而它所描述的天魔圣剑就是现在叶天龙手中的模样,一把週身飞腾着烈焰,由暗黑之气构成黑色神器。这把神器也是传说中暗黑大魔神所使用的武器,它另外一个玄妙之处,也是暗风认为最不可相信的就是,这把神器会和使用者完全融合在一起,也就是说,当使用的时候,这把神器会从人的身体里面跳出来。
  要知道,大陆上所有已知的神器,包括创世之初所留下来的上古神器,不管和使用者如何的心神相联,都不可能存放到人的身体里面。可是,根据暗黑之洞里面预言的说法,这把天魔圣剑就是存放在使用者的身体里面,在主人的召唤下,才会出现在主人的手中。
  「你在说什么?」
  叶天龙停下了脚步,虽然他很想乘暗风心神大乱的时候,出手干掉这个最可怕的对手,但听到他居然叫出了自己手中神器的名字,这不禁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看来暗风和这把神器还有什么特别的渊源,因为和暗风同为暗黑一族的玉珠也没有认出这把神器来。
  抬头望着被叶天龙握在手中的天魔圣剑,虽然这把天魔圣剑正指着自己的胸口要害,而且那剑上的无穷剑气已经牢牢控制了自己的身体,暗风也没有了抵抗和逃避的念头。老实说,此刻他的心中几乎完全绝望了,他费尽心血,努力奋斗,得到了目前的局面,可是这把天魔圣剑的出现,一下子便将他的美梦打得粉碎。
  远古的预言,神器的威力,以及从小所受到的潜移默化的教育,都让暗风他明白到,靠他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和这天魔圣剑相抗衡,因为和天魔圣剑抗衡,也就是和暗黑大魔神所拣选的暗黑之主相抗衡,也就是和自己的信仰,自己力量的源泉,自己所有族人所依靠,所信赖的神明相抗衡,那种恐惧和无望,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承受的。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把天魔圣剑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暗风口中喃喃的说道,这一次,叶天龙听到十分清楚,原来自己这把莫名其妙得到的神器名字就叫「天魔圣剑」,这个名字倒是实在响亮。
  「既然你认得这把剑,那就告诉我,你们到底是如何对待玉珠的?」
  叶天龙心念一转,决定乘暗风心神混乱的时候,要多问一些情况。
  「还能怎么样?」暗风果然苦笑了一声,毫无保留的说道:「我们不想让玉珠指掌族中的大权,因为她不听从我们的指挥,还想把暗黑一族带领到你的旗下。」
  「所以你们就陷害她?」叶天龙的眼神紧紧吸住了暗风,虽然话语依然平静,但已经难以掩饰心中的愤怒。特别是想起了玉珠身受的那些遭遇,心智的迷失,失去自我,那是多么可怜和悲惨,而带给自己和柳琴儿的伤害又是多么大。
  「是的。」暗风几乎是无意识的回答道:「那是华柔的提议,而且她也有这样的能力。我本来是不同意她这样做的,但是华柔她向我保证,一定不会伤害到玉珠本人,还说,这也是最好的办法,免得到时候我和玉珠两个人兵戎相见。」
  「所以,你们就控制了玉珠的心神和灵智,让她变成你们的工具?」叶天龙胸中的恨意和杀机越来越盛。
  「后来,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暗风缓缓摇头,神情哀伤一片,「华柔她要把玉珠带走了,我也没有办法拦阻。不管怎么说,华柔她总是对的……」
  「一群可恶的混蛋!」叶天龙忍不住怒斥了一声,浑身陡然涌起更加强大可怕的威势,天魔圣剑向前伸出,「你们真是该死!」
  天魔圣剑似乎感应到主人心中的愤怒和恨意,爆发了更加炽烈的炎流,阵阵黑色的潜劲如怒涛汹涌,直迫暗风的心神内腑。
  原本就接近溃散的心神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压力,暗风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整个人的脸色变成一片苍白,双腿也渐渐软下去,此刻在他的眼中,似乎站立身前的就是那可怕的暗黑大魔神。
  这样的情形,落入叶天龙的眼中,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强悍的暗风居然会变成如此一种任其宰割的模样,难道这把天魔圣剑对于他有这么大的压力和作用吗?
  一边在暗暗的运气,防备暗风的突然暴起反击,叶天龙一边缓缓而坚定的向前移动步伐,天魔圣剑更是牢牢锁住了暗风的身形。
  五尺,四尺,三尺……
  天魔圣剑距离暗风越来越近,暗黑的剑气甚至将暗风的身上衣衫破开,露出的肌肤都隐隐可见血痕了。可是暗风依然没有丝毫反抗的觉悟,只是用一种空洞无物的眼神望着朝自己而来的天魔圣剑。
  「你在干什么?」
  一声喝叱在庭院的入口处倏然响起。接着是一道强劲的旋风朝叶天龙袭来,银光闪闪,照亮了天魔圣剑所发出的暗黑之剑气,发出了一种奇异的光芒。
  声音如耳,暗风脸上的神情顿时一变,眼神也一下子变得强横起来。确切的说法是,由于这个不速之客所发的声音中,有绝大部分都是针对着暗风而来的,这种蕴含着强劲真力的声音是足以震撼暗风混乱的心神,特别是这个声音对于暗风来说,更是具有另外一种意味在其中。
  而对于叶天龙来说,听到声音传来,他便知道事情有变,虽然火速加快了出剑的速度和力量,但眼前的暗风突然间好像得到了一种神奇的力量,居然摆脱了天魔圣剑对他心神的束缚之力,一个身形全速后退,缩小。
  虽然闪避的身法十分狼狈,而且也没有完全躲避天魔圣剑的攻击,但却是非常实用有效,除了胸口处一道长长的伤口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伤势。不过,现在暗风的情势也是非常危险,因为极力的闪避之后,他整个人身形不稳,处于一种门户大开、毫无防备之力的状态下。
  虽然明知道自己再进一步攻击的话,就可以重创暗风,但叶天龙却无法再继续攻击下去,因为另外一个对手的攻击已经快要临到他的身上,他只有转身迎战。
  一个大大的「断」字,在叶天龙眼前的空中不断旋舞,飞转,扩大,在其中产生出一种奇异的漩涡之力,似乎要将叶天龙身边的空间整个断开。
  一声大喝,叶天龙挥起了烈焰飞腾的天魔圣剑,狠狠的斩了下去。这暗黑系和火系的无上神器,爆发出了炽烈的火焰,十分精準的击中了「断」字的中心。
  强大的力场轰然消退,银光闪闪的「断」字在叶天龙的眼前瞬间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