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楼上的婆婆跟媳妇

楼上的婆婆跟媳妇

时间:2018-02-06 我家住在台北市,在我掴绶科二年级的时后,楼上住了一家五口,三代同堂。
我们住3楼,他们住4楼。
先生跟太太都五十上下了,但看来还是都挺年轻,先生看来很时髦,他的儿子也挺帅的,常常西装笔挺的出门去上班,太太虽然快要五十了岁,但看来像刚过四十的感觉,应该还在上班,常常也穿着一身的套装。
媳妇呢,每一次出现,都推着一个婴儿车,听说是个空姐,长的满漂亮的。
我们家是6楼的旧房子,公寓式的,我常常出门上学时,刚好踫到先生要出门。
回来的时间,因为课的关旁不太一定,有时早一点,会踫到那个太太,有时会踫到媳妇。
也许因为那个媳妇是空姐,所以会有一阵子连着好几天都看到她,有时却几个星期都见不到。
事情发生在一个夏天,那年的我,才16岁,连女朋友也没有交过,可是却因为荷尔蒙的关旁,脑子天天想着那档事。
有好几次,我在楼下大门口,踫到楼上太太或是媳妇,都会故意让她们先走,趁机走在下面,看她们的裙底曝光。
坦白说,每次一我都看不到底,可是光是看到她们的腿部若隐若现的一步一步有上去,我就会很兴奋。
尤其那个年纪,不但没有性经验,连女生的手都没有牵过。
有一天下午,我四点多回到家,刚好在楼下看到楼上的太太,看她穿了一身工作的装扮,套装,长裙,丝袜高跟鞋,我就又躲在楼梯的缝隙看,没有想到,看一看,听到下面有脚步声「你在泽嘛?」
我吓了一跳,楼上的那个太太也吓了一跳,我转过头,原来是那个媳妇回来了。
她刚好看到我在偷窥她婆婆的态。
「妈,他在偷看。」
那个媳妇说。
我心紧张了,因为如果被我爸妈知道,我就完蛋了,于是我账红了脸,不敢说话。
那个太太走了下来「你在偷看我ㄚ?你这小孩怎这样?」
媳妇说道「应该要跟你爸爸妈妈说,怎做这样的事。」
我赶紧求情「对不起,对不起。」
满脸通红,吓得半死。
那个太太说话了,跟她的媳妇说「算了,臣先上楼吧,我去跟他的父母说。」
并转头跟我说「走,我们到你家去,跟你爸爸妈妈说去。」
那个媳妇瞪了我一眼,说「好吧,那我先上去。」
开了门,还好我爸妈还没有回来,他们工作忙,通常没有8点是不会回来的。
那个太太跟我进了门,坐在客厅,开始跟我说话「弟弟,你知道你这样是不对的吗?」
「嗯,对不起。」
我小声的说。
「那你知道不对,为什还做呢?」
她又问。
「……」
我不敢说话。
「你几岁?」
她问。
「16岁。」
我还是小小声的答。
「这个年纪,的确是对性有过多的幻想,可是不能用这样的方式,知道吗?何况我都已经做奶奶了,我可以原谅你,可是你不能再犯,好不好?」
她亲切的说。
「谢谢,谢谢!」
我看她的愿意原谅我,心情也放了,很高兴的说「虽然厮经做奶奶了,可是腺还是年轻,一点也看不出来。」
「呵呵,真的吗?你这样讲,我很高兴呢!所以你是因为我漂亮才偷看我ㄚ,那宰可以看我的脸,臣嘛看我的裙底跟脚?你看我老太婆了,脚都了。」
听她这一说,我倒是低头看了一下她的脚,因为鞋子脱了,隔着黑丝袜看着她的脚趾,跟细细的脚,我忍不住说「不会ㄚ,臣的脚还是很漂亮ㄚ。」
并且我因为被她的脚吸引,不但盯着看,还往上看到小腿,由于她坐在我对面,小腿又没有夹紧,我又看裙底去。
接着马上满脸通红,像做错事的小孩。
「你又看,唉呀,你看,刚刚你才答应过阿姨的,怎又来啦?不过,阿姨真的很漂亮吗?」
我点点头,脸还是很红,她坐到我旁边来「ㄟ,抬起头ㄚ,怎脸这红,你的手阪嘛一直遮着裤子ㄚ?」
其实我是因为看到她的裙底,加上她坐到我旁边来,迅速的勃起后,因为极度的紧张,而射精了。
她发现我的样子,于是笑了一下「唉,真是小朋友,走,阿姨带你去清乾净。」
于是拉着我的手,走到厕所去,她帮我把裤子脱下,我紧张的满脸通红,要不是因为刚刚射完,不然马上又回再挺起来。
「发育的还挺不错的嘛!」
她一边笑着说,一边拿着卫生纸帮我擦,一面我发现她有意无意的用手指在抠着我的阴囊。
慢慢的,在她还没擦乾净前,我勃起了,而且,我之前的精液,其实还有一些没有挤出来。
「哇!哈哈,阿姨好久没有看到男生的小弟弟看到我这有精神了,呵呵呵!」
她开玩笑的说。
接着,她就一口把我的小弟弟含到嘴,我吓了一跳,但是心想,真是赚到了,她一面吸,我一面色急攻心的脱她的上衣,掀她的群子,可是因为一点经验也没有,也不得其门而入,只是乱摸一通。
她把我的阳具从嘴巴吐出来,笑笑了「呵呵,果然是小孩。」
一面把裙子掀起来,把丝袜跟内裤拉下来,说「躺下来,躺ㄚ,不要怕。」
于是我也不管那是浴室的地上,就躺了下来。
她坐到我的身上,抓住我的阴睫,放进她的阴道,坐了下去。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性交这的爽,虽然现在想一想,她生过小孩的穴其实很,可是我还是兴奋的受不了,她很快的摇,又一边摸自己的胸部,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被一个老太婆强终了。
可是转念一想,看她叫得那爽,又觉得,给这样一个美婆子玢也很不错。
于是也跟着爽起来,跟着就慢慢受不了,「喔……喔……」
我叫了出来。
她很快离开了我的身体「要出来啦,不可以射在面。」
于是她含住我的阴睫,一口接住我射出来的精液。
然后,全部吞了下去。
「快起来穿衣服吧,舒服吧!」
她说,一边把衣服穿好,并把身边的东西都回覆原状,并漱了漱口。
离开的时候,她跟我说「你不跟别人说,我也不会跟别人说,知道吗?我的媳妇,我也有办法让她不说。」
(二)经过跟楼上的那位太太在浴室的销魂经验后,我体会了性交的快感。
可是其实,我还是很担心楼上的那个媳妇有一天会出卖我,所以我还是一直很担心。
然而,过了一个星期,也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我开始放下心,相信楼上的太太有办法把媳妇的嘴堵住。
有一天晚上我回到家,赫然看到楼上的那位太太坐在我家,跟我爸妈开心的聊着,我吓了一跳,爸妈要我坐下。
「是这样的,因为爸爸临时要到美国出差一趟,我想,我就跟他一块去,反正你也很大了,一向又很独立,搞不好我们不在你还很开心呢,呵呵!」
「那你们要去多久?」
我问。
「要去一个月。」
我爸说「所以才找楼上的王太太聊一聊,请她们家可以帮我们注意一下门窗。
也给她们一份钥匙,免得你那个忘记带钥匙的坏习惯又犯了,哈哈!」
过了两天,我爸妈就出国了,我倒是很怕踫到楼上的太太,因为我觉得很尴尬,不过有一天,我真的忘了带钥匙,没办法,踌躇了很久之后,我只好到楼上去,按了电铃,来开门的是那个媳妇。
「怎是你这个小色鬼ㄚ?」
她笑笑的说。
「没有啦,我忘了带钥匙,所以上来找王妈妈拿我家的备用钥匙。」
「喔,那你进来吧,我婆婆现在不在耶,我找一下。」
她说。
「没关设,我在这等就好。」
其实我有一点怕她,不敢进去。
「怎?你怕我,还是讨厌我ㄚ?你放心,上次的事我都不记得了,你这样的年纪,这样也是挺正常的啦!进来吧!」
她说。
于是我就进去了,她让我坐在客厅等,过不了一会,她拿了钥匙出来「我看我跟你下去开吧,然后钥匙我再拿上来,免得你下次要是忘了,就一也没有了。」
「对ㄛ,那倒是,没关设,我开完再拿上来给。」
「也好,你吃饭了吗?我看你下去换个衣服,上来一起跟我们吃饭好了,今天只有我跟我婆婆在,我先生们出差去了。」
看她竟然很诚恳的邀请我,我也高兴的接受了。
心想,这样也满好的。
下去换了衣服,我去洗了个澡,一面洗澡,我想到上次在浴室发生的事,就兴奋起来,一面洗,一面用肥皂水,滑滑的套弄我的阴睫,正在快要高潮时,电话响了,我沖出去接「小色鬼,饭好了,上来吧。」
原来是那个媳妇打的。
我上了楼,看到王妈妈已经回来了,打了个招 ,她很亲切的招 我吃饭,好像没有事一样,并跟她媳妇说「刚刚儒爸爸打来,说要我跟他去喝喜酒,晚上我们要去住在新店的别墅,不回来,臣招 我们的客人吃饭,我要去换个衣服。」
说着就走进了房间。
我就待在厨房站着,她媳妇说「你帮不了忙的,等一下就好,出去看电视吧。」
于是我就走到客厅,去了一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时,看见王妈妈的房间门没有关好,就偷看了一下,不看还好,一看真的是血脉贲张。
王妈妈全身一丝不挂的从房间的浴室走出来,弯下腰带上胸罩,一边调整她丰满的乳房,又穿上一条缕空的丁字裤,哇赛,难怪人家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如豹,越老越风骚。
接着,她拿出一两大腿袜,慢慢的穿上,最后,罩上一件衩开到大腿一半的旗袍。
我看到王妈妈已经快要出来了,就走到饭厅坐着,王妈妈出来,打了个招 ,就出去了。
剩下我跟王妈妈的媳妇。
我们一面吃一面聊,后来一起到客厅做着喝茶。
「你有没有女朋友?」
她问。
「没有。」
我回答。
「是没有机会,还是不想交ㄚ,看你这色,一定很想交吧,刚刚我又发现你在偷看我婆婆换衣服,呵呵!」
她这次倒是没有生气,还接着说「说真的,我婆婆是很性感,年纪那大了,身材皮肤都那好,说真的,还挺风骚的。」
「呵呵!」
我跟着乾笑。
「她跟我公公一个月都会到新店的别墅住一趟,我在想她们是要去好好的做爱吧,呵呵!」
「那这样很好ㄚ,性生活很美满,年纪这大还可以这样很幸福吧!」
「对ㄚ,你这小也知道喔!」
「当然ㄚ,我看夏也很色嘛,这注意这个。」
我故意开开玩笑。
「色你个头啦,我都当妈了。」
她红着脸说。
「不色怎生得出小孩?」
我又逗她。
「好ㄚ,算你狠,我就是很色,怎样,我就是喜欢做爱,可惜今天我老公不在,这样讲你爽了吧?」
「那我来跟做好了!」
我大着胆子说。
「厚,亏你讲的出这缺德的话,我可是有夫之妇ㄚ。」
我心想,那又怎样,臣婆婆还不是跟我搞过了。
不过,我想,还是别逞口舌之快。
省得惹麻烦,不过我色心倒是起来了,很想跟王妈妈这个媳妇来一下。
而且我想,上次被王妈妈那种上法,感觉像被了掩一样,虽然很爽,可是要是可以换成我搞她媳妇一下,那一定很棒。
我站了起来,说「好吧,我先下去了,呵呵,太晚了。」
她说「呵呵,好啦,那你先回去吧。」
我走到门口,突然看到茶几上放着王妈妈刚刚出门时忘掉的钥匙包,想也不想,也不知是哪来的胆,就很快偷偷放到口袋。
那天晚上,因为爸妈不在,我在客厅看起A片来,越看越觉得浴火焚身,转头看着那个偷来的钥匙包,心不断的挣扎,可是最后恶魔仍然战胜了我的理智。
我到房间,打开我的窗户,探出头往上看,发现楼上他儿子的房间的灯是暗的,又跑到楼下,发现楼上王妈妈家客厅的灯也是暗的,我想,她媳妇大概已经睡了。
于是我色向胆边生,打开我房间窗户,把电脑的喇叭放在窗口,用电脑放起A片。
我想,这样A片的叫床声一定会传到楼上去。
我把声音开大,好让她听得到。
既然都要了,于是我换了一套运动服,内裤也不穿了,拿了一双我妈妈的丝袜,并拿了我爸睡觉时带的眼罩,偷偷的摸上楼,打开门,很轻很轻的摸进王妈妈家,从客厅我就可以听到一点点从楼下传上来的A片声。
我想,她的房间应该是不得了的,充满了A片的淫叫声。
我偷偷的摸到她的房间口,果然,已经听到A片的淫叫声,跟王妈妈媳妇自慰的叫声,我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看到她正开心的自慰着,我被这一幕震憾到了,王妈妈的媳妇双脚张开,右手不断的摸着她的阴部,左手不断的摸着自己的胸部,最扯的是,她穿了一整套的性感睡衣,还拿了一个跳蛋。
过了不久,A片播完了,声音也停了,整剩下她自己的叫声。
突然,她停了下来,喘了两口气后,她站了起来,脱掉她的性感睡衣,穿上胸罩,套了一件白T恤,接着呢,拿了一件牛仔裙,穿上后,坐了下来,原本我想,她应该是要穿内裤了,没想到,她拿了内裤看了一看,竟然放在一边,拿起跳蛋,塞进她的阴道,才将那间其实只是一块布的内裤穿了起来。
然后站了起来,我连忙躲到浴室去,还好她没有发现。
接着,她就走到客厅,穿上一双高跟鞋,打了一通电话「ANNA,臣们到了吗?在XXBAR是吗?好,那我现在过去。」
原来她要跟朋友到PUB去玩,而那家PUB,离我家只有不到10分钟的路程。
「踫!」
的一声,门关上了,她出了门,我从浴室出来,坐在她刚刚自慰的床上,不停的喘气,实在是太刺激了。
心想,还是到此为止吧,不能再玩下去了。
没想到,我突然发现,手踫到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翻过来一看标示才知道,原来是刚刚那个跳蛋的无线摇控器。
这真的是宝ㄚ,我迫不及待的拿着它沖下楼,往那间PUB的路上走去,发现她慢慢的走,似乎因为那颗跳蛋在身体,而磨擦的很舒服吧。
这下我可不客气了,躲到旁边的路灯后,按下摇控器,她突然震了一下,一面发抖,一面转头看,接着,我又把震动幅度调大,她像是触电了一样,不断的发抖,最后蹲了下来。
我把振动器仍然开着,但放进口袋,走过去「咦,姐姐,臣怎了?」
她抬起来,一脸淫像,又故作痛苦的看着我,说「我肚子有一点不舒服,你扶我回去吧!」
于是我装做好心的把她往家扶,我把她扶进了我家,她说「没关设,我回我家就好了,只是有一点腿软。」
我心想,跳蛋在潢的身体不断的抖动,臣当然会腿软。
不过我故意说「没关设,到我家好了,臣先坐一下,没事我再陪你上去。」
我于是走到厨房帮她倒水,故意好一会都不出来,我在面偷看,发现她想要偷偷从裙子,把跳蛋拿出来,于是我就增加了转速,她「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我把裤子脱了,挺着阳具走到她面前,她已经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了。
她躺在沙发上,不断的叫着「啊……啊……喔……」
我把她裙子掀开,把跳蛋拿出来,把我的阴睫对着她的阴道插了进去。
她马上勾住我的脖子,身体不断的摆动「进来一点,进来一点。」
我完全是一个没有经验的人,只能照着她的话,努力的插深一点,当我觉得我插到底部时,她大叫了一声,并用力按住我的臀部「插深一点,深一点,不要出去,你的够长,顶到了,顶到了。」
她抓着我开始摆动,于是我慢慢习惯所谓的活塞运动,不断的抽插,好几次,我快要射出来,我就停下来,我继续不断插,不断的抽,过了一会,我拔出来,把她的淫水涂在她的肛门上,她大叫「不要,不要,求你不要。」
可是我已经失去了理智,我把跳蛋再次塞入她的阴道,把开关调到最。
「啊……啊……啊……」
她似乎快要崩馈似的大叫。
我也在这时把阴睫插入她的肛门,好紧,抽不太动,可是因为极度的兴奋,我射精了,射在她的阴道,她继续像抽搐一样的扭动着。
她说「小色狼,我受不了了,帮我把蛋蛋关掉,拜,姐姐求你。」
看她说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于是我把跳蛋给关了,她突然像虚脱了一样,靠在我怀。
我把她抱到床上,两个人竟然相拥着一起睡着了。
(三)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王妈妈的媳妇站在床边盯着我,手上拿着跳蛋的摇控器。
「好视塔,我在你口袋找到这个,原来都是你搞的鬼,你心机这重!哼!」
一边说着,便把枕头往我头上丢过来「你看你,把我搞得都出轨了,而且还是跟你这个小鬼,赶快穿好衣服回你家去吧,等一下有人回来就糟了。」
我心想,没错,一会要是她丈夫或是公公婆婆回来,我就完蛋了。
于是我把衣服穿上,出门的时候,王妈妈的媳妇还是走过来送我, 帮我关门,接着说「好啦,你快下去,看怎样,我们再说。」
我回到家中,心想着昨晚的事,觉得还是非常的震撼,毕竟那是我第一次跟女人真枪实弹的做爱。
做爱的对象,还是楼上的媳妇。
突然我听到楼梯间有脚步声,果然王妈妈跟王先生两个人回来了,真的是还好闪得快。
我一直在等新的机会再与王妈妈来一下,不知怎的,我总是一直想要报一箭之仇。
一个男人,被王妈妈在浴室玩了我的小弟弟,总是不太甘心的。
一个没有课的下午,我回到家,又在楼梯遇到王妈妈,我这次可不再走在她后面了,打了招 ,赶着她前面先上了楼,进门了大概15分钟,电话响了「我是王妈妈,今天天气热,要不要上来喝绿豆汤?」
我道谢后,就上楼去了。
进了门,我看到王妈妈穿着一件背心,跟一件简单的及膝裙,还围了一条围裙,就好像日本A片面的「人妻」
一样。
她很亲切的拿了一碗冰的绿豆汤给我,说「坐ㄚ,当自己家,没别人,自在一点。」
我拿着绿豆汤,因为太满了,不小心洒了一点出来,于是王妈妈说「没关设,我来擦。」
说着,到洗手间拿了一张卫生纸,跪在地上,擦起地板来。
我看她的屁股翘着,心又起了淫念,这一次,我可没有一点犹豫,放下绿豆汤,我马上往王妈妈的背上扑上去,把她的裙子给掀起来,她吓了一跳,转头说「喂,你在泽嘛?你要强紫妈妈ㄚ?」
我看到她这样紧张,心更是开心,觉得有一种报了仇的快感。
于是我狠狠的把王妈妈的裙子撕开,并拉下她的内裤,让她的内裤留在膝盖附近,她仍然是跪着,可是屁股翘得很高。
于是我把我的阴睫掏出来,插了进去,原本我还想说,应该要多顶个两下吧,可是没有想到,一方面她的阴道弛,二来她的淫水流了满屁股,于是我也跪着,「啪达……啪达……」
的抽插起来。
王妈妈大声的浪叫着「啊……啊……好爽,好舒服,用力一点,进来一点,不要停,你这个小色鬼。」
我说「王妈妈,臣也很喜欢我掴铗吧,不要装正经了。」
王妈妈说「对,王妈妈喜欢你似沾,你以后,多到王妈妈家来,跟王妈妈一起玩。」
一边说着,一边摇摆着她的臀部。
这时,电铃响了,王妈妈从我身上爬起来,要我等一下「你等我一下,我去看看是谁?」
于是她走到门口,凑着门上的洞看,转头跟我说「是王妈妈的朋友,隔壁社区的秀琴。」
秀琴是我们隔壁栋的家庭主妇,长得很漂亮,身材很好,听说老公也是常常不在家,我才发现,原来这些老老少少的三姑六婆,只要老公不在,就会在一起串门子。
王妈妈说「秀琴ㄚ,臣等一下。」
然后转头小声的跟我说「你进王妈妈的房间躲起来。」
于是我一面拉着裤子,一面跑进房间,并把门关上。
过了一会,王妈妈进来了,我问「秀琴阿姨走了?」
王妈妈说「对ㄚ,你这个小冤家,让王妈妈好好的伺候你吧。」
于是脱了衣服,把我的裤子拉下来,又用她的嘴含住了我的老二,这时,她拿了在床上的丝袜把我的手给绑了起来「王妈妈,臣要嘛?」
「王妈妈要跟你玩戏,你放心,你会玩的很开心的。」
于是躺下来,享受王妈妈要对我做的戏。
她从髒衣篮拿了几条丝袜,把我的手脚都绑起来,还拿一条厚的把我的眼也起来。
她让我躺着,开始吸我的乳头,我第一次被女人这样的亲,觉得非常的舒服,突然我的小弟弟也被含住,我吓了一跳,王妈妈怎有两张嘴,接着,我又吓了一跳,我两边的奶头跟下面的小弟弟,总共有3张嘴在亲,我吓了一跳开始挣扎,可是有一大堆手在我身上乱摸, 也把我压着。
我听到3个女人的声音,先听到王妈妈说「秀琴,臣先吧。」
于是我发现有一个柔软的身体趴到我的身上,亲我的脖子,然后抓着我的阴睫,挤进一个热
的洞,我知道那是秀琴的,我没有想到有办法 到秀琴,真是太爽了。
我的双手用力的挣托开绑住我的手的丝袜,并把住我的眼的那一条也拔下来,我看到秀琴坐在我的身上不断的摇,旁边有一个女人,我不认识,脸蛋不怎样,可是胸部很大,皮肤很白,在摸她的胸部。
王妈妈则在旁边看着。
接着秀琴爬了起来,对着那个肤白胸大的女人说「佳丽,臣来吧。」
这时换佳丽坐在我身上,慢慢的把我的阴睫放进她的阴道,秀琴走过来吻她的嘴,并摸她的胸,然后秀琴把大腿跨过我的脸,一边吻着佳丽,一面把她的鲍鱼对着我。
我这辈子第一次享用女人的阴部,感到很兴奋,于是不断的吸着她的阴唇,并努力把舌头伸进去。
佳丽跟秀琴两个,坐在我身上,两个一起叫,用我身体上不同的器官满足自己,还互相亲吻,慢慢的,她们一面叫,一面离开了我的身体。
接着,王妈妈来了,可是我爬了起来,我一个大男人,当然不可能被她们抓住,我拿了刚刚那几条丝袜,把她们的手各自绑了起来,并又到髒衣篮拿了一条,把她们三个人串在一起。
我拿起我的阴睫,走到她门面前「嘴巴,阴道,屁眼,一个人选一个。」
她们3个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佳丽首先说她要屁眼,于是我先抓住秀琴,往她的阴道插,抽插了几下,把佳丽抓了起来,屁股顶高,狠狠的往她的屁眼插进去,她当场大叫了一声,并尿了出来,我看到这个景象,兴奋异常。
这时我觉得我要爆发了,于是我把小弟弟往王妈妈的嘴放了进去,将精液连着佳丽的粪便一起射进王妈妈的嘴,看着她又臭又爽的样子,我得到了磐仇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