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作一团

乱作一团

时间:2018-02-06 乱作一团 作者:土星村长医院。
住院部骨外科病房。
从救人到现在,村长已经在医院度过了三天四夜。被救的人,虽然早已经清醒而且还接上了断臂,但一直不肯说话。这期间,所有的医疗费用都是村长给垫付的,他这次进城送货所得货款,很快就要花光了,他的心里一面着急,一面也有些懊恼起来。
救人的时候,跟着村长一起来的司机弯刀就警告过他,说现在的城里人最他妈的能讹人,这人千万不能救。村长当时觉得,这人是从六米多高的天桥上头跳下来的,是自杀,不是交通意外没看见谁是肇事者,这人自己心里清楚,又怎麽会讹人呢!后来弯刀又提醒他说,自杀的不讹人,但难保他的家人不讹人,他身上的伤,看起来和交通事故没啥两样。但村长还是决定先救人再说。
村长端着特意从医院对面小饭店里买的骨头汤,疲惫的进了病房。他将碗放在病床旁边的小桌上,然后对床上的病人说:「这是骨头汤,你还是喝点儿吧,这样你胳膊上的伤就会好的快一些。」他顿了顿,又说:「你手要是不方便我餵你喝吧!」
病人擡头,看了村长一眼,又把头垂下去,呆滞的眼神,盯着断臂上包裹的纱布,一言未发。这个病人不仅在态度上怪异,就连长的,也怪模怪样。一颗大脑袋,看上去完全是个成人,但露在被子外面单薄瘦小的上身,却给人一种只有十几岁的样子。
「这汤凉了会泞住,一会儿就没法喝了,你就趁热喝点儿吧!」村长再次提醒,一脸无奈。这个被救的大头人,三天来一直都不肯进食,一直都是靠着输液维持着,仅仅从费用上讲,村长都希望他赶快吃东西,因为现今这些黑心的医院一瓶葡萄糖都卖得比一盆骨头汤贵多了。
「你为什麽要救我呢?没有一个人愿意拿我当人看,你为什麽要对我这麽好呢?」病人突然爆发了,喊出了三天来的第一句话,声嘶力竭的,尤其那像小孩子般的童音,让病房里显得异常的森冷恐怖。
村长身子哆嗦了一下,稳住心神,仔细去看大头病人的脸。病人的下巴上,明显已经生出了稀疏的胡子,可他说话怎麽会这个动静儿呢?
「不管别人对你怎麽样,你都不该自寻短见,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果你就这样死了,他们不仅悲痛,还会恨你不孝。」
村长虽然是个粗人,但也懂得一些道理。这要寻短见的人,一旦开口说话,就说明他们要倾吐要宣洩了,这时一定要耐心的倾听并给予热心的开导和安慰,等他们都宣洩完了,情绪稳定下来,就会开始后悔有寻死的念头了。
「父母?父母?」病人的情绪更加激动起来:「你说的对,他们会悲痛,会恨我,他们会悲痛失去我这个玩物,他们会恨我不能再给他们搞出新的玩物。」
村长意识到自己可能整拧了,这个人要寻死的原因,也许正是觉得没有得到家庭的温暖没有得到父母的关爱,但话已经出口,收也收不会来了,村长一时语塞。想了好久,才又劝道:「其实,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父母怎麽会当自己的孩子是玩物呢?就算是玩物,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玩物。」
村长想扭转病人对父母的看法,他觉得当今的这个社会物欲横流情感冷漠,很多人不仅怀疑他人的情感,有时也会误会亲人的情感,眼前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不能理解父母所给予的真爱,才对活着失去了信心。但村长没有想到,他的话越发的刺激了这个大头人。
「是啊,我是他们最可爱的玩物,可你知道他们是怎麽玩弄我的麽?」
「如果你愿意说,我倒是很想听听。」
「好,那我今天就说给你听,全都说给你听。」病人突然变得异常的平静,语调也平缓了许多。他沈默了一会儿,好像在想要从哪里说起。
「你也看见我长的这副模样了,因为,我是一个乱伦的产物。」
大头人语出惊人,村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虽然不知道你年纪多大,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如你说的,就是到你老死也不会让你知道的。」
「他们根本就不避讳我,我怎麽会不知道?他们还把我也扯了进去,我也一直乱伦着,我怎麽会不知道?」
大头人说的如此肯定,村长震惊了。这种事儿,听说过没见过,就是在土星村里,最恶心的也不过是什麽姨和外甥、婶子和侄子乱搞的,却从没有过父母和儿子乱搞的。
「你还想听麽?」病人问村长,村长一时不知怎麽回答。但病人似乎决定要发洩出来,不等村长回应,又开始说了起来。
「我已经记不清楚小时候爸妈是怎麽对我的了,在我的记忆里,我在八九岁的时候,我妈又开始餵我奶喝了。我小妹那时还没有断奶,她吃奶的时候,都是头枕在我妈的臂弯里。但我妈让我吃奶的时候,却总是让我脑袋对着她的肚子,让我的肚子对着她的脑袋,而且她会把我的裤子脱掉,摆弄我的小鸡巴,我妈的奶水很香甜,小鸡巴也被我妈摆弄的很舒服,我那时候感觉我妈好疼我。」
「你八九岁了你妈真的摆弄你的……」村长忍不住问。
「我现在有必要和你瞎说麽?」大头病人反问了一句,继续说:「现在我明白我妈是在干什麽了,乱伦就是从那时发生在我身上了,但我那时根本不明白咋回事儿,我知道很舒服很得劲儿,尤其在我妈开始用嘴裹我的小鸡巴后,我记得我总是主动的要去吃妈妈的奶,妈妈也总是笑呵呵的从不拒绝。」
「也许你妈仅仅是在疼爱你,你那麽小,也做不了什麽太过分的事情。」
「我是小,但我的鸡巴却不小,尤其在我妈每天不停的裹吸下,开始异常的发育,就像我这个脑袋一样,别的地方都不长,只有他们噌噌的长。」大头病人说着话,还特意指了下自己的脑袋,以佐证他说话的真实性。
「我妈看着我的鸡巴一天天的变大,她越发的喜欢用嘴裹了,我常常会被她裹得硬硬的,想要撒尿,她就让我尿在她的嘴里。一开始我不想的,我觉得尿很脏,怎麽能尿到我妈的嘴里呢,可是我忍不住,每次都忍不住,而且我妈也根本不松口。在我妈的嘴里尿了几次后,我也就习惯了,尤其那样尿时和平常尿时完全不一样,舒服死了。我现在当然知道那是男人高潮射精了。」
「我想我第一次在我妈嘴里射精的时候,应该还不满十岁,我那麽小的一个孩子,我懂什麽啊!我只知道啥得劲儿就高兴做啥,于是我几乎每天都要吃我妈的奶,她裹我的鸡巴。她还教我不要总是用嘴含住奶头吸,有时该伸出舌头舔,舔又舔不出奶水来,一开始我很不愿意,我妈就生气,不给我奶子吃,也不给我裹鸡巴了,甚至还打我的屁股。」
「我妈打我我就害怕了,我只好按照她说的做,但我不给她一直舔,我总是舔一会就偷偷的裹几口奶喝。那时我很奇怪我妈居然不会生气,还一会咯咯的笑一会又闭着眼睛哼哼,而且还把我的鸡巴裹得死死的,生怕再也裹不到一样。现在我知道我那种一会裹一会舔的动作,是让我妈兴奋了。」
「我妈一旦兴奋起来,就会把她自己的裤子也脱了,用手去摸她毛烘烘的撒尿的逼。我总听到别人打架的时候骂操你妈逼,我也被人骂过操我妈逼,我就好奇我妈逼是啥样的,为什麽别人总会想要操我妈逼呢?我妈自己把逼露出来,我当然会忍不住去看,还想用手去摸。我妈看到我的样子并不生气,还抓着我的手放在她的逼上让我摸。」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妈确实太过分了。」村长一直默不作声的听着,这时忍不住插了一句。
「这叫什麽过分,比这过分的多着呢!我妈不仅让我摸她的逼,还问我,喜欢妈的逼不?我那时怎麽知道我喜欢还是不喜欢,我只是好奇而已,但我知道我妈那麽问,就是想让我说喜欢,那我就说喜欢呗。我妈听到我说喜欢,就说儿子你喜欢妈的逼就要使劲儿摸妈的逼。于是我吃奶子舔奶子的同时,又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要轮番的换手去摸我妈的逼。」
「一开始我很不喜欢摸,我妈的逼总是热乎乎黏糊糊的,弄得我的手好脏,但我妈会在我摸完逼以后给我舔手,她的舌头可会舔了,把我的手舔的又得劲儿又干凈。我妈不仅舔我的手,还和我亲嘴儿,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舔,她的舌头很灵活,舔得我的嘴里痒痒的,我也调皮的伸舌头舔我妈的嘴里面,她会一下子用嘴唇吸住,像裹我鸡巴一样的裹,又得劲儿又好玩。」
「我很快就搞会了怎麽去让我妈舒服,我知道她逼口上面那个能发硬的肉阄是关键,所以我一会儿摸她的逼口一会儿去摸那个肉阄,我只要一摸到肉阄,我妈就会大叫,像是很难受的样子,但我妈告诉我其实那是很舒服,舒服到不得不叫。也不知道为啥,我那时就莫名其妙的的喜欢听我妈叫唤的声音,直到今天,只要我妈一叫唤,我就会兴奋起来。」
「在我妈的指导下,我很快就学会了像大人那样玩我妈的逼,我一般会枕在我妈的怀里,嘴巴使劲儿的吸着我妈的奶水,同时用手摸我妈的逼,我不只是摸逼口和肉阄,我会用指头拨开逼门伸到里面挠,我的指头勾一下,我妈就会叫唤一声。有一次我一不小心,一下子把我的手滑进了我妈的逼里,听到她猛的大叫起来时,我吓坏了,我以为我弄痛她,会挨她的揍。」
「但我妈却一下子抓住我的小手,使劲儿的往她的逼里面塞,我的手腕子都进去了,接着她又往外抽,抽到我的手要出来时又往回塞。我妈还抱着我的脑袋使劲儿的往她的大奶子上摁,弄得我满脸都是她的奶水,差点儿没把我憋死。后来她不叫唤了,也不摁我的头憋我了,但不让我的手从她的逼里抽出来,就那麽的把我的手在她的逼里泡了一宿。」
「之后的好长时间里,我也记不清有多久,基本上都是我妈搂着我在一个被窝睡觉,我随时都可以喝到我妈奶子里的奶水,但我的小手必须要放在我妈的逼里泡着,我妈也随时可以用我的小手去捅她的逼。你看我的手多白嫩,比很多女人的手都白嫩,这都是因为总在我妈逼里泡的缘故。」大头人伸出他那只没有断掉的胳膊来让村长看,他的小手果然如他说的一般。
「当然,那段时间里,我妈一直都在刺激着我的鸡巴,手撸嘴裹的,我的鸡巴出现了异于常人的发育,就像我的脑袋一样,愈来愈大,我记得好像我上四年级的时候,就有同学喊我大头了,不过他们不知道我裤子里的鸡巴也比他们大许多,我课间上厕所撒尿时,总是要等到厕所没人了才敢去,我怕同学们给我起更难听的外号。但那段时间里,我每天都急着回家,我的鸡巴,总是硬硬的想让我妈给我裹。」
「我妈当然愿意给我裹鸡巴,但她不在总让我射在她嘴里了,每到我要射精的时候,她就吐出我的鸡巴,用手撸着让我射在她的脸上或者奶子上,也是在那时,我直观的明白了精液和尿的区别。我妈会让我舔我从鸡巴里射出的精液,然后她再舔我的嘴巴和舌头。我觉得精液很腥,不好吃,但我妈喜欢吃。有时我妈也会让我射在她的肚皮上,就在逼毛的上面,等我舔精液的时候,她会捧着我的脑袋在她的逼上蹭。」
「说实在的,那时我很反感我妈用我的脑袋蹭她的逼,她的逼老骚了,还有一股酸味儿,她将我的嘴和鼻子按在上面时,我都被熏得迷迷糊糊的。但我不能违背我妈,她吓唬我说如果我不给她蹭逼,她就再也不裹我的鸡巴了。我的鸡巴已经离不开我妈的嘴巴了,所以我只能给我妈蹭逼,慢慢的就在我妈的指导下学会了舔逼。」
「我每天都会把我妈腥酸的逼舔到一点儿味儿都闻不到,把她的肉阄舔得肿到像要破了一样,渐渐的我不再讨厌我妈逼的气味儿了,甚至还有些迷恋。尤其听到我妈大声叫喊的声音,我感到我做了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小孩子总是被大人管教,凡事都要听命于大人,当我妈喊着乖儿子你舔死妈了的时候,我觉得就好像在修理她,所以她越是喊受不了我就越是使劲儿的舔。」
「有一天,我妈把我的鸡巴裹硬了以后,突然跟我说,乖儿子,你的鸡巴已经这麽大了,应该用你的鸡巴操妈的逼了。我还没明白我妈说的意思,已经被我妈拽到她身上,她的屁股扭了几扭,我的鸡巴就稀里糊涂的插进她的逼里了。那一瞬间我一下子感到鸡巴插在逼里要比插在嘴里得劲儿多了,我妈的逼里又热又滑溜,尤其她一挺一挺的让我的鸡巴在逼里磨蹭,我忍不住一激灵就射精了。」
「你妈真的让你的……鸡巴插进她的……逼里了?这可真的是乱伦了啊!可是,我就不明白,你爸呢?你妈在对你做这些的时候,你爸在干什麽?」村长实在听不下去了,他觉得大头人说的太匪夷所思了。
「我爸在干什麽?」大头人反问着,悲哀的仰头叹了口气,说:「我爸大多时候就在旁边,从我妈第一次开始裹我的鸡巴时,他就躺在一边,但他在摆弄着我的大妹。当我光光的在我妈怀里的时候,我大妹也光光的在我爸的怀里。」
「按你刚才说的,你八九岁的时候你妈就开始裹你的鸡巴,你的妹妹应该比你小吧,那麽小的孩子,你爸又能对她做什麽呢!」村长实在不想听到父亲猥亵年幼女儿的事情。
「我爸对我大妹能做的事情多着呢!他在我大妹的身上涂抹奶油,然后他舔着吃,他舔的时候,总是把大妹弄得咯咯直笑。他也会把奶油涂抹在自己身上让大妹舔,奶油那麽好吃,大妹当然喜欢舔。其实我也想去舔,但我爸不理会我,而且我妈我不给我时间,等我妈裹完我鸡巴时,奶油基本已经被我爸和大妹舔光了。当然,我也不是每次都舔不到,有一次我挣脱了我妈,抢着舔到一块我爸涂抹在他奶头上的奶油,我大妹正在舔另一个奶头上的,所以才会被我抢到。」
「我记得那次我妈对我爸说,也许你应该让儿子也学会舔你。但我爸却偏心的说,我现在对女儿的兴趣更大,等我让女儿完全明白这些事情后再说吧。于是我妈就哄我说,妈的奶水比奶油好吃,奶油还得抹上去,奶水就在妈的奶子里,要多少有多少,想啥时候吃就啥时候吃,咱们玩咱们的,不理你爸和你妹。那时的我,觉得我妈的话很有道理,所以也就不怎麽跟我妹抢了。」
「但有时我还是会有些嫉妒,尤其在我爸把奶油涂抹在他那又粗又大的鸡巴上让我大妹舔的时候,他总是抚摸着舔得津津有味的大妹的小脸蛋儿夸奖着。他在撸着自己的大鸡巴射出又浓有白的精液到大妹小嘴儿里面时,他会大喊着女儿真乖女儿真乖。他很少说儿子乖,这让我觉得他根本就不疼我。他疼爱大妹到完全忽视了我这个儿子的程度。」
「我爸疼爱大妹的时候,会舔遍大妹的全身,有时候没有涂抹奶油,他也舔的很开心。他会像我妈和我一样和大妹亲嘴儿,把他的大舌头伸进大妹的小嘴儿里舔,用嘴巴把大妹的小嘴儿整个含住,吸得吱吱作响。每当我看到他对大妹那个样子,我就使劲儿的裹我妈的舌头,像要从我妈那里得到补偿一样。我妈从不让我失望,她会很配合的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随便我怎麽裹都可以。」
「我爸最喜欢舔的还是我大妹的小逼,那个小逼和我妈的大逼完全不同,小逼上面一根毛毛也没有,而且还是粉粉白白的颜色,里面是很鲜艳的粉红,看上去好干凈好可爱,不像我妈的毛逼,颜色又黑又紫,一点儿都不好看。我也很想去舔舔我大妹的小逼,可是我不敢,我怕我爸揍我。我爸会把他的舌头伸进大妹的小逼里舔,让大妹发出和我妈差不多的哼唧声。」
「我上初中那年,我基本上完全理解了我们一家人在做的事情,但我还不太知道乱伦这个概念,我觉得我们一家人所做的是很正常的,其他人的家人也都在这麽做。那时候,我的鸡巴在勃起后,已经不比我爸的小了,我妈也越发的喜欢我用鸡巴操她了。我每晚趴在我妈的身上,我的鸡巴可以在她的逼里抽插半个多小时。这麽长的时间已经能完全的满足我妈的需要了。」
「我已经不记得在什麽时候我爸给我大妹开了苞,也许是我哪天不在家的时候。有一天我正跪在我妈屁股后面奋力的操我妈逼时,我发现我爸抱着我大妹在身上,而他的大鸡巴竟然顶着大妹的小逼挺动,他的龟头已经顶到大妹的小逼里面去了,大妹的小逼被撑开成一个圆形的裂缝,像要被撕开了一样,但大妹一点儿也没有难受的样子。」
「就这样,我成了我妈的玩物,而且还让我乐在其中,我大妹也成了我爸的玩物,她每天都开心的用她的小逼满足着我爸的大鸡巴。后来我妈怀孕了,他高兴的和我说,我要给儿子生孩子了,儿子你就要当爸爸了。我听了还傻呵呵的问我妈,能不能给我生一个女儿,因为我也想像我爸操大妹一样操自己的女儿。我妈告诉我她也不能决定,但以后还会给我生孩子,早晚一定会生出一个女儿给我操。」
「不过妈妈的肚子大起来后,我爸也开始操我妈了。后来我知道在我操我妈的期间我爸不一起操,是因为我妈要準确的怀上我的孩子。而我爸只操我大妹,也是希望大妹能早些怀上他的孩子,但我大妹被开苞操了几个月,肚子一点儿反应也没有。我爸我妈分析认为大妹还是年龄太小的缘故,虽然乳房已经发育也来了月经,但还不能达到受精的成熟程度。」
「我妈笑呵呵的告诉我,你爸最喜欢在妈大肚子的时候操妈的逼,你还在妈肚子里的时候,你爸操得很起劲儿,妈真怕你爸用力过头把你给早产了,也许你也感到你爸总是用鸡巴去捅咕你,你在妈的肚子里总是乱动的抗议着,让妈操逼时不能好好的得劲儿,你真是个坏小子。不过你现在乖了,用你的鸡巴来回报妈的,现在你的鸡巴已经能很容易的就把妈操出高潮。」
「在我妈怀胎十个月的日子里,我们一家真是其乐融融。我妈挺着大肚子躺在床上,一边侧着脸裹我的鸡巴,一边劈开她的大腿,让我把用大鸡巴狠狠的操她的逼。有一次我妈兴奋的说她好久没有同时享受两根鸡巴了,她的话让我好生奇怪以前还有谁操过她,而且还是和我爸一起操他。那时的开始自私了,我甚至嫉妒起我爸。」
「我爸操够我妈就会去接着操我大妹,把从我妈的裂口的大逼里抽出的鸡巴再插进我大妹紧闭的小逼里抽送直到射精。但我只能操我妈的大逼而不能去操我大妹的小逼,因为我大妹必须要用我爸的精液受孕。后来在我妈的建议下,我可以玩弄大妹的小奶子,而且大妹也会用小嘴裹我的鸡巴。大妹的奶子太小,还不像我妈的奶子能吸出奶水喝,如果不是因为小奶头看上去粉嫩可爱,我还真不怎麽喜欢舔。」
「但大妹很听话,我妈让她给我裹鸡巴她就会认真的裹,她从前裹我爸鸡巴时那种淘气顽皮的劲儿早没了,她已经完全懂得裹鸡巴不是玩而是要取悦男人。大妹的纯真在我爸没日没夜的操逼中已经消失了,代之的是一种小女人特有的风骚淫蕩,这多少让我有些惋惜,我那时有点儿懂得欣赏女人了。」
「我刚才有提到我妈还被别人操过,但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是吧?在我妈肚子大到弯腰都费劲的时候,一次我意外的知道了这个人。原来,这个人竟然是我爷。赶上我爷操我妈并没有让他们二人感到有多少尴尬,我妈甚至骑在坐轮椅的我爷身上喊我过去一起操逼。我爷抚摸着我的大脑袋也说,爷老了,你要帮着爷把你妈操高潮了。」
「我恍然大悟,在我的家里,只要有鸡巴的,都可以操我妈,而且我妈也愿意让每个鸡巴操,即使已经坐在轮椅上不能走路的我爷。我至今都无法理解,我一边悲哀于不能独自占有我妈的逼,一边又看着我妈套弄我爷鸡巴的逼兴奋着。当我妈拧身低头要裹我的鸡巴时,我用力的把鸡巴插入我妈的嘴里,立刻就操了起来,而我妈大肚子抵着我爷的肚子,下边大逼也卖力的套弄我爷的鸡巴。」
「之后我妈再去我爷房里满足我爷的时候,总是会叫上我,在她跪着为我爷裹鸡巴时,她让我从后面把鸡巴插进她的逼里操她。当我爷提出因为身体瘫痪鸡巴敏感度下降希望我妈用紧窄的屁眼套弄时,我才惊讶的知道我妈的屁眼也是可以操的,我爷在大叫着过瘾时让我把鸡巴也插进我妈的逼里我也照做了,于是我见识了我妈同时享受两根大鸡巴的淫蕩样子。」
「这就是我的家,我本以为只有我爸我妈我大妹和我四个人在乱伦,但那时我又知道了我爷也是乱伦的一份子,甚至还是乱伦的积极倡导者。因为有一次我陪着我妈去满足他时,他正抚摸着我二妹的小逼说他乱伦了一辈子二妹可能是他享受的最后一个家人了。那伤感的神态让我妈立刻就动情的跪在他的胯下为他裹起了鸡巴,而且我妈还让我跪在她的旁边,说出让我震惊的话。」
「那次我妈和我说,其实你爷喜欢每一个家人也想操每一个家人,其中也包括男人,其实你爸还小的时候,就已经让你爷操他了,现在你已经不小了,也该让你爷试试了。我妈说完也不征得我的同意,就摁着我的大脑袋让我给我爷裹鸡巴,我望着我爷那慈祥中渴望的眼神,竟不自觉的张嘴含住了我爷的鸡巴。我爷的鸡巴本来已经被我妈裹硬了的,但在我的口中竟然再次暴胀,可想我爷是多麽的兴奋。」
「我记得小时候我爸在他的鸡巴上涂抹奶油让我大妹舔的时候,我有过去舔我爸鸡巴的念头,但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已经开始反感排斥别人的鸡巴了,而那天我竟然稀里糊涂的用嘴去裹了我爷的鸡巴。我爷高兴的扶着我的脑袋前后晃动,让我的嘴巴套弄起他的鸡巴,当他按着我把鸡巴头深深的顶在我喉咙里时还说,爷终于可以享受乖孙子的嘴巴了。」
「在把我的嘴巴第一次当女人的逼操时,我爷过于激动了,他本来不是很敏感的鸡巴竟然在我的嘴巴里射精了。因为被他压着脑袋鸡巴头顶在喉咙里,我几乎把精液全部咽进了肚子里,我甚至都没感觉到我爷精液的味道儿。当我终于吐出鸡巴擡头时,我看到我妈像把尿一样抱着我二妹在我爷面前,而我爷还在呼哧呼哧的舔拱着我二妹那嫩嫩的小逼。」
「当我爸知道我已经给我爷裹过了鸡巴后,也兴奋的要求给他裹,他是在一边舔吸着大妹的小奶子时,一边毫不客气的就按着我的脑袋把鸡巴插进我的嘴里的,他首先让我学着我妈平时裹鸡巴的样子给他弄,我笨拙的裹了一会后,我爸觉得不太过瘾,就自己挺动大鸡巴插我的嘴,那架势跟操我妈逼没什麽分别。我爸的鸡巴要比我爷的大不少,但鸡巴头不大,能很轻易的插进我的喉咙。」
「一开始我被我把插得直想吐,但我爸根本就不给我吐的机会,他的鸡巴头总是刚刚抽离我的喉咙就立刻顶进去,我被憋得眼泪鼻涕不停的流,但我爸根本就视而不见,只顾他自己舒服。我现在知道我爸是嫉妒我分享了家中的女人,虽然他从来没有承认过。我爸不像我爷那样喜欢分享,他十分的自私。我从来没有觉得他疼过我。」
「我爷反倒是十分的疼我,尤其在我给他裹了几次鸡巴后,他会让我站在他跟前,然后反过来给我裹鸡巴,看他那喜爱的样子,比我妈有过之无不及。我爷裹鸡巴的技巧十分娴熟,大概因为他也是男人,知道怎麽裹会让男人更舒服,我当时就认为我爷应该没少给我爸裹鸡巴,后来证明果不其然。我爷每次都会要求我一定要射进他的嘴巴里,然后吧嗒吧嗒几下嘴巴后咽下去。」
「那阵子我总害怕我爸把我的嘴当逼一样的操,所以我总是尽量的躲着他,也就和我爷更加亲近了。在我妈就要临盆的前几天里,我还经常和我爷一起操我妈。我爷总是要求我妈用屁眼套弄他的鸡巴,而我只能操我妈逼。后来我也请求我妈,让我也操一回她的屁眼,我妈同意后改用逼去套我爷的鸡巴,而我就将我的鸡巴插入到我妈的屁眼里。」
「屁眼给人的感觉有些脏,但操起来很真的十分得劲儿,和操逼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觉。也许是我的鸡巴太大,第一次我就把我妈操得有些失禁,在我高潮射精后抽出鸡巴时,她一时不能合拢的屁眼趟出一些稀屎,害得我好担心被她骂。但我妈告诉我,以前经常被我爷和我爸给操出稀屎,这根本不算什麽。我爷也微笑的向我点头证明。」
「通过我妈癫狂的神态,我知道我妈挺喜欢被操屁眼,那说明屁眼是应该有快感的,当我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时,我妈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她问我要不要试试屁眼被操的感觉。我十分好奇万分紧张的接受了我妈的怂恿,在我妈把我的屁眼涂满她的口水后,我试着把屁眼对準我爷依然硬挺的鸡巴小心的坐下去,当我感觉我爷的鸡巴头突破屁眼进入我的身体时,我也疼的几乎要放弃了。」
「但我妈告诉我第一次一定要挺住,等撑开了就好了,所以我忍着强烈的疼痛让我爷我的鸡巴全部插进我的屁眼,之后我坐在我爷身上一动也不敢动,直到我的屁眼已经无法条件反射的试图用力收缩,那种撕裂的痛楚才渐渐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我直肠里被鸡巴碰触的瘙痒感,那种瘙痒让我很想动一动,但我只是稍稍的一动,瘙痒就会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使我不得不继续动。」
「我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肛交,在我时快时慢的套动中,我不仅满足了我爷的大鸡巴,也享受着屁眼和直肠里异样的摩擦快感,那种快感把我的鸡巴刺激得很快再次勃起,我妈就跪在我面前用嘴给我裹,那种双重的快感实在难以形容,我直到累得无力再动,似乎都不想停下。那次肛交体验,在我爷把精液射进我的直肠时,我将我的精液射进了我妈的嘴巴里。」
「我爸并不参与我爷我妈和我的三人行,他专心的开发玩弄我的大妹,大妹的奶子越来越鼓胀丰满,那圆圆的形状十分好看,我更想试试她刚刚长了几根阴毛的小逼,但我不敢,因为不仅我爸反对我妈也反对,我去找我爷撑腰,意外的我爷也反对。我爷和我说,咱们家什麽都随便,只有怀孕这件事不能随便,大妹是你爸的女儿,一定要给你爸生过一个孩子后,才可以随便给别人操给别人生,现在包括爷爷我也不能去操大妹。」
「所以我爸完全独享我大妹的小嫩逼,我只能看着眼气,我有注意过我爷看我大妹的眼神,其实他也很眼气,只是他是长辈,有老成持重,表现的不像我一样明显。不过我大妹很善解人意,她有时会用小嘴儿服侍我爷的鸡巴,也会把小嫩逼送到我爷面前给我爷舔,她兴奋了会让我爷用手指头代替鸡巴去插她的小嫩逼。这样的事情大妹对我也做过,但都是悄悄的,她说我爸知道会生气。」
「在我妈生了我小妹其实也就是我的女儿的第一个月里,我没有逼可操了。虽然我妈会一边餵着小妹奶水一边给我口交到射精,但操逼那种和口交不同的快感还是让我十分想念。我悄悄的私下哀求大妹,并用我的零花钱贿赂她,可她就是不敢让我操她的小嫩逼。但当我想到用屁眼替代逼时,大妹竟然很兴奋的答应了,因为她的屁眼还没有被我爸操过,她很想试试屁眼被操的感觉。」
「我大妹的屁眼也十分的鲜嫩,小小的紧紧的外观,让我感觉很难把鸡巴插得进去,于是我学着我第一次时我妈为我做的,吐了好多口水在大妹的屁眼上,然后才试着用大鸡巴去往里面插。第一次大妹被我插哭了,但因为是事先说过我第一次时也很疼,所以她强忍着让我插了几分钟直到我射精。后来,在不能操我妈逼时,我就操我大妹的屁眼,即使我妈逼能操了我还是经常操大妹屁眼。」
「但就因为这事儿,我被我爸惩罚了。那时我和我大妹毕竟都还小考虑的不是很周全,尤其是兴奋起来胆子就变大了。当我爸发现我正从后面狠操大妹时,他怒不可遏,如果不是我妈拦住,我认为那次他会打死我。还好后天他发现我只是操了我大妹的屁眼而不是大妹的逼,他的怒气才消了很多。但他依然不满我把大妹的屁眼开了苞。」
「我爸对我的惩罚是在发现我操我大妹的当晚就狠暴力的操了我的屁眼。我的屁眼已经无数次的套弄过我爷的鸡巴,已经是很有适应能力了,但是在我爸主动我被动的情形下,我的屁眼还是被操的生疼,几乎赶上第一次套进我爷鸡巴时那麽疼了。那次我爷和我妈再没有为我说情,甚至他们就坐在旁边看着我爸将我按在身下疯狂般的操着。」
「那次的错误使我一下子明白了家规的严肃性和残酷性,在我几近哀号的叫声中,我爷和我妈的眼睛里没有一点儿同情,他们也觉得我应该受到那样的惩罚从而吸取教训。我事先没有得到润滑的屁眼,那次被我爸给操裂了,流了不少的血,我爸是在我血糊的屁眼里把精液射进我的直肠的。」
「后来我养伤养了好几天,我爷和我妈也对我恢複了往日的温情,因为屁眼的裂口结痂会发痒,他们轮流的给我舔屁眼为我解痒,我大妹有时也给舔,有时会两个人一起,一个给舔屁眼一个给啯鸡巴,让我在缓解瘙痒的同时还能享受射精的快感。他们的关心,让我在心理上得到极大的安慰。但惟独我爸,甚至连几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我的伤好了以后,我像我大妹一样,变成了我爸发洩的对象,区别是我大妹是满心欢喜,而我却心不甘情不愿。但我毫无办法,因为我妈说,家里的晚辈都有义务随时满足长辈的要求,不分男女,只要长辈想做,晚辈就该无条件的服从。我妈还说,这是你爷定的规矩,以后,会是你爸定规矩,你很清楚你爷的身体情况,所以你最好还是尽快的调整自己,从中体味快乐。」
「了解了这些以后,我不在试图反抗我爸了,而且还试着讨好我爸。我爸开始的时候并不领情,即使我主动的凑过去,和大妹一起为他啯鸡巴,他也只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而且不停的夸奖着我的大妹,不论我如何的卖力为他的鸡巴增添快感,他就是不说我一句好话。」
「直到有一天,我无比温顺的跪着,将屁股朝着我爸并主动掰开我的屁股向我爸请求说,爸,我想让你狠狠的操我的屁眼,请你用大鸡巴操儿子吧。我爸那冷漠的脸上才露出些许的温情,他将手指插进我的屁眼抠挖着,慢条斯理的对我说,你别恨爸,爸以前也抗拒过你爷,但你爷还是让我明白了我必须要听他的,并搞明白这其实不是一件坏事。」
「那次我爸是第一次很轻柔的将他粗大坚硬的鸡巴插进我的屁眼,即使我的屁眼没有经过任何东西的润滑,我也没有感觉到半分的疼痛。我爸操我的时候也是十分的轻柔,他甚至还从后面伸手握住我的鸡巴为我套弄。我在一阵阵从屁眼放射的酥麻中,竟然高潮射精了。那是我第一次在鸡巴没有插入任何洞眼的情形下高潮射精,那一刻我开始后悔为啥一开始不试着接受并享受我爸的鸡巴。」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家充满着快乐和和谐,在不违反家规的前提下,我们一家人可以随时随地的发生性行为。我爸会把我的鸡巴啯硬了以后告诉我,快去操你妈,让你妈尽快的再给你生个孩子,最好是个儿子,这样你就能很早的开始操自己的儿子了。我爸的鼓动确实让我兴奋,于是我就去猛操我妈,而我爸会在我的后面把他的大鸡巴再插入我的体内。」
「那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受。我一边享受着我妈的逼,而一边又满足着我爸的鸡巴,并从中享受着屁眼的快感。我想,这世上,不会再有比这更完美的亲情了。那一年,我十五岁。」
「因为我大妹的屁眼已经被我开了苞,我爷也忍不住就势享受起她的屁眼。她的小逼虽然只被我爸一根大鸡巴操,但她的屁眼,从那时开始每天就要像我妈一样,随时满足家里的三根大鸡巴了。看着她那幼嫩娇小的身子,在我爷身上费力的起伏套弄时,我再也没有像开始看到我爸操她时那种嫉妒了。我心里充满了异样的兴奋和刺激,我会走过去,扶着她帮她用力。」
「她的鲜嫩的小屁眼,虽然从颜色上看还没什麽变化,但已经再也不能恢複没开苞前那种紧紧的如菊花般的样子,而是被三根大鸡巴在中心扩张形成了一个铅笔头般大小的圆洞,只要在她用力提肛的时候,那个小圆洞才会一下子合拢,一旦松了力气,那小圆洞又慢慢的张开了。那个样子的小屁眼,总是对我充满一种极大的诱惑力。」
「我爷毫无顾忌的在我大妹的小屁眼儿里射精,我明显的感到他喜新厌旧。自从他开始操我大妹的屁眼后,我大妹的直肠里不知道留下了他多少精液,而我妈身上的三个洞,却很少再得到他的滋润。我妈似乎也毫不在意,因为她有我这个儿子,只要她有需要的时候,总会有办法把我弄兴奋起来,然后骑在我身上把我的鸡巴套进她的大逼或者大屁眼里。」
「因为我已经长成为一个少年,她可以随心所欲的在我身上颠簸。在她用屁眼套弄我的鸡巴时,她会让我从前面把手伸进她空虚的大骚逼里,不是指头,是整只手,全部插进去,直到手腕。她在给我生出了我叫小妹的女儿后,她的逼变得更松了,不仅家里的三根鸡巴有感觉,她自己也明显感觉到鸡巴有些无法满足她的骚逼了。」
「我妈用我的鸡巴喝一只手去同时满足她下面的两个骚洞,其实比两根鸡巴显得更加省力和受用。每当我妈和我那麽做的时候,我爸即使看见了,也不会表现出被冷落的不满,他有时还会参与进来,用他的鸡巴插到我妈的嘴里去操,等达到可以操逼的硬度后,他就试着把鸡巴插入我妈已经容纳了我的鸡巴的屁眼。在他几次努力下,我妈的屁眼可以很轻松的适应两根鸡巴进入了。」
「但我爸更多的时候,他会一边看着我妈和我性交,一边玩弄起我的二妹。
我二妹已经长到了能够引起她兴趣的程度了,之前只被我爷舔过的更加幼嫩的小逼,于是被我爸接手了。他在我二妹身上很有耐心的重複着几年前在我大妹身上做过的,他不急不躁的让我二妹慢慢的喜欢上来自身体的快感。每天看着二妹很喜欢的总是黏在我爸身边,我竟然盼着我的小妹快些长大了。」
「在我爷每天都操着我大妹的屁眼却只能看着小嫩逼不能动的情形下,我爷终于忍不住了,他问我爸为啥操了那麽久却不能使大妹受孕,他说如果再这麽等下去,他可能到死了也无法享受到大妹小逼的滋味了。我爸也感到困惑,在花了大价钱为大妹做了检查并确认身体没毛病后,他不得不为自己也做了检查,结果毛病竟然出现在我爸的身上。」
「也许乱伦的后代总会莫名其妙的得上奇怪的病,就像我的身体畸形,在小时侯根本毫无显露,十二三岁后,却才越发的明显起来。我爸那年其实才二十八岁,竟然就失去了生育能力,那确实让人感到悲哀,尤其在我这种喜欢用自家女人大肆传宗接代的家里,那无疑是断了继续制造后代并为己所用的路。」
「其实我妈在生过了二妹后的十年里,我爷和我爸都没有能使我妈再受孕,他们竟然以为是我妈的毛病儿而忽略了自身。而我妈早前那麽急切的诱导我很小就和她发生性行为,似乎也是要验证一下她自己的身体是否有毛病,因为我妈在我十五岁那年她才二十九岁,只比我爸大一岁,十年前,她才十九岁,因为医疗水平的原因,她只是被我爷一个人确定为失去生育能力的。」
「十年后我妈被我操怀孕了,我爷在搞笑之余也意识到问题可能出现在家中的男人身上,所用我爸才在他的说服下作了检查。事实证明,在我的家庭里,只剩下我一个男人可以让女人受孕了。这解决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大妹的小逼谁都可以随便操了,因为能使她受孕的只有我,绝不会出现分不清父亲是谁的情况了。但从那以后,我爸变得自卑起来,脾气也越来越坏了。」